<input id="e8s8m"><input id="e8s8m"></input></input>
  • <blockquote id="e8s8m"><label id="e8s8m"></label></blockquote>
  • 當前位置:

    父親的肩膀

    來源:省人大環境與資源保護委員會監督處 作者:梁斌勛 2019-04-16 09:01:22
    時刻新聞
    —分享—

      前年六月二十六日凌晨,飽受病魔折磨七年的父親,在我們姐弟妹仨的淚眼中悄悄地走了。

      為父親抹洗換衣時,看到他骨瘦如柴的身軀,我的淚水止不住地灑落。那曾經是多么結實、多么有力的肩膀啊!肩挑一百多斤稻谷,在送公糧的路上健步如飛。抬起一丈多長的杉木,敏捷地沿腳手架為新房上梁。 這溫暖寬厚的肩膀,存留著我們太多甜蜜的記憶。

      母親曾羞澀地說,父親當年跟在媒人的后面,挑著籮筐假裝路過外婆家,看到母親及腰的黑辮子就走了神,讓她們記住了這個外鄉俊朗小伙的窘態。后來一輩子,母親靠在這堅實的肩膀上,說過很多喃喃細語。而孩童時的妹妹艾媛,曾在接父親回家的山路上,多次撒嬌地騎在這肩膀上,抱著他的頭抓頭發玩耍,看到她狡黠的眼神,面對興致盎然的父親,我常佯裝不知。姐姐艾雯說,她曾經趴在父親的肩頭,聽著故事不知不覺就睡著了,夢醒后才發現口水潤濕了他的衣裳。而我曾在看完電影后,害怕過漣水河上的鐵索橋,父親粗糙的大手抓住我用力一提,就穩穩當當地坐在他的肩頭,欣賞十里鋼城的夜景,難忘被鋼火映射得五彩斑瀾的天空……

      父親一生命運多舛,經歷了少年喪母的悲痛,小學畢業后就輟學在家勞動,父子倆在山崗上的祖居中相依為命。上個世紀六十年代末,國難家貧,田土尚未承包到戶,他和母親每天隨族親一起出工,在生產隊的集體土地上,日出而耕,日落而息。

      母親說,那時雖然日子有點苦,但父親身體好,力氣大,肩挑重擔,在山坡上如履平地。他生性樂觀,交友很廣,農閑時四處拜師學藝,嗩吶吹得很好。父親好看小說,在縣城觀摩《劉??抽浴返葎∧亢?,回家根據回憶自學,拉起一幫鄉鄰排練花鼓戲,還像模像樣地在各村巡演。他還好趕山打獵,常和隔壁生產隊的好友梁學習一起牽著大黃狗,在故鄉的山林之中,尋覓肥壯的野兔改善生活。

      姐姐尚在襁褓之中,祖父又撒手人寰。到我和妹妹相繼出生時,父親已招工到百里之外的鋼鐵廠,干最辛苦的爐前工。為防鐵水四濺灼傷,他們無論冬夏,都穿著厚厚的工作服,常汗流浹背全身濕透。那時機械化程度低,主要靠肩扛手鏟,由于是重體力活,每餐飯量很大,加上煙癮又特別大,他每月三十來元的工資所剩無幾。母親一年辛苦掙的工分,分不到多少糧食。但家里吃飯的嘴多,姐姐要讀書上學,妹妹嗷嗷待哺,常每餐一半米飯一半紅薯,就著辣椒炒蔬菜度日。家境的窘迫,使父親痛下決心戒煙,省下幾元煙錢,能買一些議價的糧食,填充我們饑餓的肚皮。從我記事起,就從未見過父親抽過煙。父母用他們勤勞的肩膀,付出艱辛的勞動,為全家撐起了希望的天空。

      父親文化程度不高,但很愛學習,寫得一手漂亮的毛筆字。工廠里的標語,鄉鄰紅白喜事的對聯,都有他的手筆。還會吹啦彈唱,號召力也不錯,幾年之后,就被選到總廠工會擔任干事。我四歲以后,常隨父親到廠里生活。父親下班后,常教我識字算數,讓我臨帖寫字,每天寫兩張,一直堅持到小學三年級。慢慢地,我喜歡上了寫字,一手還算過得去的美術字和鋼筆字,讓我屢嘗甜頭,母校和曾工作過的工廠墻壁上,至今仍殘留我二十多年前的筆跡。為防我貪玩亂跑,父親從圖書館借來很多連環畫和小說,每天規定讀書頁數,讓來自山區的我大開眼界,開啟了學習的啟蒙。

      父親對子女特別嚴厲,希望我們靠讀書改變命運,靠知識和努力過上更好的生活,為國家多做一點貢獻。他的苛求和希冀,使我們受益終生。我讀初中后,父親又到外省工作,堅持每個星期寫信給我,檢查我的學習,教我為人處事。十八歲中專畢業參加工作時,父親親自送我到山窩里的工廠報到。在爬山的途中,我看到扛著棉被的父親,雖然不到五十歲,但背已有點駝,頭上還有一些白發,腿腳也沒那么利索。在山頂時,他的結石老毛病忽然發作,昏倒在路旁的草叢中,痛得呲牙裂嘴,讓我驚慌失措。父親緩過勁后,堅持送我到工廠報到后,才去附近的診所治療。

      一年多后,面對繁重的白中晚三班倒車間工作,我決定辭職租房考研究生。我告訴父親,扔掉了來之不易的鐵飯碗,他沉默良久,只嘆了口氣,默許了我的瘋狂之舉,叮囑我努力去實現自己的追求。之后數年,他繼續一個人肩扛養家糊口的重擔,從微薄的工資中支持我重拾讀書夢。三年后,我靠寫文章終于改變了命運,調入當地市人民政府辦公室以文謀生,讀完研究生后考入省城工作。二零零七年,妹妹在多次獲得全省芙蓉崗位能手后,帶領團隊獲得了全國五一勞動獎狀。不久,外甥志鵬以高分考上了華中科技大學,所讀的專業在全國排名第一??吹轿覀兘愕苊秘砑揖聵I有成,日子過得滋潤,兒孫滿堂的父母稍感慰藉。

      父母的世界很小,小得只裝滿了我們。而我們的世界很大,一心只想行走四方,常忽略盼鳥歸巢的他們。父母經常忘了孩子已經長大,就像我們經常忽視他們早已白發叢生。到長沙工作后,我經常出差,加上兒子年幼,閑暇時間不多,偶爾回家鄉看望父母,也總是來去匆匆,他們開玩笑地說,比在電視上見到我的次數還少。即使在家時,我也顧著和母親、姐姐妹妹說話,對嚴厲的父親則寡言少語,讓他稍感落寞。逢年過節給他買幾包好煙,一點可口的點心,讓他解解饞,卻只隔盒聞聞,笑著說逢年過節來客時再拆開。

      母親逝去后,父親不久確診患了癌癥,八年尋醫問藥,日見衰老。我打電話問候,他總是廖廖數語,輕描淡寫地談及他的病情,有時住院了也不和我們吭一聲。好在姐姐妹妹住在他不遠處,精心照料他,幫助他樂觀地對待生活。父親頑強地與病痛抗爭,總安慰我們說,現在醫療條件那么好,會活得更久一點的。

      多年前,我有次從國外考察歸來,和父親說起了海外的奇聞軼事,他從未出過國門,聽得津津有味。言語間有點動心,向我流露了想趁還走得動時,到國外去看一看。我雖立馬應承,但因經濟的拮據,后來休假陪他時公務纏身未能成行,沒有想到就此錯過。待到我騰出時間,他的身體已日見虛弱,難以行走。在病房里陪他聊天時,我在手機上翻出在國外拍的照片,邊給他看邊安慰他,化療后病就快好了,能走路時我們立馬去。聽到我滿口謊話,倔強的父親總是忍著疼痛,微笑著回答好。

      幾年來,幸虧古道熱腸的朱飛躍主任醫生幫忙,多次把他從死亡邊緣搶救過來,但癌細胞全身擴散后,醫術精湛的她也無力回天,告知我們做好準備,他在世的日子已屈指可數。父親不能進食后,也清醒地感覺到死亡的腳步在步步緊逼。那年父親節后的一天,他平靜地安排身后事從簡,微笑著拱手與我們道別,之后就是長久的昏迷。我們強忍悲傷,看到他痛得眉頭直皺,全身汗透,除了請醫生打強效止痛針外,只能淚眼對望,為他抹汗更衣換尿褲。

      在搶救室里,面對逝去的父親,我終于明白,親人們有緣相伴一場,是在今生今世活著的日子里,不斷地在山野田間地頭的山路上,在都市大街小巷的拐角處,眺盼對方的身影越來越近,亦或是目送相互的身影漸行漸遠。

      父親去世后,每當我坐飛機時,在萬米高空閑看舷窗外的天空,當朵朵白云從眼前飄過,我總想起母親健在時,不經意地問起在飛機上摸得到云朵嗎?還有父親想走出國門看看的夢想。 子欲養而親不待,我常??粗粗?,就禁不住淚流滿面。

      親情的陪伴,是最長情的告白。而父母總是無私地為兒女辛勤操勞,默默付出。對于向孩子們提的小小合理要求,得不到回應或滿足時,總是很包容很大度,眨眼間就原諒了。 當兩鬢如霜的我終于幡然醒悟,能放下一切立馬陪父母去看看世界時,一切為時已晚矣。我曾經的自私搪塞,錯過了太多盡孝的機會。

      今天又是父親節,我在牛欄山上遙望故鄉,想念在父親寬厚肩膀上度過的童年時光。星城的天空湛藍如洗,飛機不時從頭頂掠過。曾經頑皮地坐在父親肩膀上的我們,離白云是那樣的近,近到仿佛只要一起爬上故鄉的山尖,真的就能摘下那些潔白的云朵,亦如我長大后在飛機舷窗前一樣觸手可及。

      妹妹常說:“父母從不曾逝去,因為他們永遠活在我們心中。”姐姐發來微信說,“有一種愛不言也不語,卻如影隨行,那是父愛無邊。”父親對我們的愛,就像大海一樣廣博。而我們對父親的回報,只像故鄉山腳下那條連通江海的墨溪,與大海的浩瀚無垠相比,根本就無足掛齒。

      父親,我們姐弟妹仨真想穿越時光的燧道,回到那遠去的童年,在九洞灣綿延起伏的山峰上,坐在您溫暖的肩膀上回家,讓您將我們再一次高高地舉過頭頂。因為,只有在那一刻,我們的小手才離天上的云朵最近……

      (2017年6月18日父親節)

    湘中山村九洞灣。(梁斌勛攝)

    父親肩扛我們走過的石板路。(梁斌勛攝)

    父母在九洞灣耕種過的菜地。(梁斌勛攝)

    天堂av无码av在线a√_2012中文字幕视频_粉嫩被两个粗黑疯狂进出_日本全彩污本子无遮挡_熟妇的荡欲欧美在线观看_暴露放荡的娇妻